土家族服饰

土家族服饰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0-12-18 09:25:02 字体大小:


织就美丽


吊脚楼里的女人,用银亮的牛角梭,把每一枚日子织成一挂飞瀑,把每一段思念编成一匹缱绻。灵巧的双手,丝经棉纬,将日月山川、花鸟鱼虫、水车磨盘……或扎或挑,梦魅般地幻化为诗画:翠鸟儿站在枝头啁啾,海棠花儿凝露吐蕊,柳条儿摆弄窈窕柔美……


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叶玉翠辅导姑娘织锦(龙山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提供)

未婚的女子,尽情地打扮自己。她们大红大绿,花枝招展。头裹刺花巾帕,衣为大襟,尽绣花边。逢那节庆和赶集,土家的女儿盛装前行。“举步动裙摇铃响,多姿女儿有金声。裙铃本是侬情系,谁欲解铃当细听。”妹儿走过,就是一道移动的风景:女儿水灵,裙儿灿烂,铃儿细碎,音画一体,俏丽风情。一个个结伴而行,在小桥流水间留下倩影,在柳陌街巷中飘逸彩云。然而,最具香艳和诱惑力的还是妹儿做新娘子时穿戴的“露水衣”:上穿土红避邪长衣,下抹多褶直缀的八幅罗裙,脚着花鞋锦袜。明珰红妆,珠光宝气,艳溢香融。

女人结婚后,除了打扮自己,还得打扮男人。土家俗语“男人妻,身上衣”。清雍正前,男女皆穿花衣,服饰大体相同,只不过男装雄健豪放,女装清新雅丽。土家地区,山高林密,刀耕火种,平日劳作,素朴简洁,不尚衣冠,短衣跣足,或着一双偏耳草鞋。男人以青布包头,以防芒叶、荆棘刺伤头颅;上山时兴打绑腿,将裤筒裹成人字路,既显利索又显精神——这种兵战装束,带有明显的“兵农合一”的历史印痕。为便于洗涤,色调以青蓝为主。男衣为“琵琶襟”,裤脚短而大。当然,在前胸、后背、衣襟、膝部等显要地方,也要以花卉图案点缀,这样不仅美观而且耐磨。


天上起了五彩云,情姐穿了五彩裙,为郎捆起五彩带,五彩带子配罗裙。土家族盛装(田仁利摄)

有了孩子,女人便将大部分心思倾注于孩子身上。土家崇虎,如生下男孩,帽为虎头帽,鞋为虎头鞋,寓意虎头虎脑、虎虎有生气,生龙活虎。此外,还有兔儿帽、菩萨罗汉帽、八仙帽、猫儿袜、观音兜、绣花勒子、抱裙、围裙等。孩子的帽儿、鞋儿、衣儿,哪怕一块兜肚,一片鼻涕帕,一双布袜,也会费尽那母亲的心思。她要选那吉祥喜庆的喜鹊、紫燕、凤凰、牡丹等或是福禄寿喜类字样,描锦挑丝,把自己的想象、期待、欢乐、母爱,一针针,一线线,殷殷地密密地织绣进去。家里一旦有妯娌邻居上门,她定会搬出叠放整齐的孩子的衣物,一件件展示给客人,任由客人品头评足。客人的欣羡和夸赞,会让她心田蓬勃起一种骄傲和满足。

远古的土家先民,同其他民族一样,也曾以草蔓、树皮、野兽皮毛简单加工制作成衣,以御寒护身。后来学会以麻织就“兰干细布”,彩绣如绫锦。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交流,如五代时,江西酋彭瑊就率千余工匠进入土家山区,大力促进土家地区的服饰文化的发展,进而出现“女勤于织,户有机杼”之景象。当然,内在的因素还是主要的。土家山歌道:“白布帕子四只角,四只角上绣雁鹅;帕子烂了雁鹅在,不看人才看手脚”。土家人是把织绣视为了智慧的象征。女子出嫁,得自己织绣嫁妆;新娘的父母也以精美的织绣,特别是土花铺盖为荣耀。当一种习俗日华月晕、雾罩云遮时,当一种念头进入心灵潜滋暗长、盘根错节时,土家的女子便理所当然地视织绣为事业而倾注心力了。就这样,土家女人靠着一双传承千古的巧手和一颗七窍玲珑的心,把古老的织绣工艺培育得花团锦簇、硕果累累。土家的这种服饰,一旦诞生后,就犹如醇浓的美酒,尽管藏于深巷,而其香能随风而走,竟然逗引得封建朝廷为之垂涎,视之为玉露琼浆,必得索半瓢饮而后已,故自宋代始便作为朝廷的贡品,号为“賨布”。

而今,随着土家山门的敞开,土家女人织就的美丽,更加花样翻新、旑旎动人,象纷飞的花蝶,色块流动,芳香四溢。土家织锦以及挑花刺绣、扎染蜡染已变成走俏的商品,甚至飘洋过海,去装点更多人的生活。

(一)远古土家先民服饰

土家族有本民族语言而无本民族文字,汉文记载的土家族服饰只言片语,且多系转抄;土家族地区考古发掘所得与服饰相关的文物不丰;土家族口头文学中尚未搜集到专门吟唱服饰的长篇;征集到的为数不多的清末民初的土家族服饰,受满、汉服饰的影响,仅保存了自身部分传统因子。这一切,为土家族服饰的研究设置了种种障碍。尽管如此,我们仍可从纷繁杂乱的古籍及实物资料中拨开云雾,梳理出土家族服饰的发展纹理,倾听它从远古走来的足音。

在土家族口头文学中,“初作衣”者叫做“媚”。在神话《恩和媚》中,仅有廖廖三字——“媚管织”,为我们提供了这一信息。媚所处的时代为洪水淹天后人类再次繁衍,媚为人类始祖母。媚用何物“织”衣,如何个“织”法,“织”成何种式样?我们不得而知。人类再次繁衍后,人多了要分家,“摆手歌”唱述土家先民从十迷洞沿酉水而上迁徙到洗洗口时,岸上有一群人,他们“身上捆的芭蕉叶,头上戴的芭茅草”,把自然形态的草茅之属披戴在身上,聊以改善赤身露体的状况。这种信手拈来之物,未经“裁剪”“缝纫”,还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“服装”,只能算是“手编织物做衣服”。“手编织物做衣服”,至今还在土家族中活生生地保存着,这便是“茅古斯”表演中的“茅古斯服”。其服多以棕叶、棕片、稻草编结。每服由5块组成:一块扎在腰间成裙状;一块围胁下,前遮胸,后盖背;两块搭在左右肩上;一块作头套以蒙面。头套上扎有2~5条辫子,象征犄角。“茅古斯”为表现土家先民渔猎、农耕生产、生活内容的祭祖性舞剧,其服饰本身就是对远祖的怀念。土家人将众多技艺的鼻祖都归功于鲁班,却将缝纫和篾匠的始祖认定为鲁班的妹妹。这与“媚管织”是相吻合的,说明服饰是由女性始创的。


毛古斯服(卢瑞生摄)

考古发掘所得,对土家族服饰研究大有裨益。

1993年,在石门县燕儿洞第四层遗址中,发掘出旧石器晚期的智人化石,同层还出土有骨器锥、铲、装饰品。这说明早在旧石器时代晚期,湘西北的古人类即已用骨锥缝制衣物,用骨作装饰美化自身。用骨锥缝制,只能是兽皮一类的材料做成的衣服。兽皮缝制衣服,揭开了服饰文化史上最早的篇章。

1998年6月,在吉首市河溪大桥遗址中,出土的新石器时代骨器有针、锥、凿。古人缝制衣物的技术又前进了一大步,掌握了使用骨针。

在湖北枝城“城背溪遗址”中,发现有陶纺轮,代表了原始纺织的存在。服饰材料由天然赐予上升到了人工加工。在湘西北地区所发现的陶纺轮时代相对较晚。2000年4月,在永顺县不二门一号洞穴遗址中,出土器物有1件陶纺轮,为夹砂黑陶,宝塔状,高2.3厘米,周代遗物。用这类纺轮织成的纺织品,目前发现最早的是1987年在慈利县石板、零溪两村发掘清理出的战国、西汉墓中出土的丝织品。

远古土家先民的服装式样是怎样的?1987年,在永定城区武陵大学工地发掘清理的西汉墓中,出土一铜质跪式男俑,通高15.6厘米。男俑头戴编织帽,两眼正视,双耳长且宽,颈部肥粗;上身裸露,见两乳,胸略前倾,肩宽腰粗;下身着裙,两腿前屈跪地,两手前伸置膝,臀贴脚跟;头和两肩各立一空心短圆柱,柱径1厘米,可插烛;左肋佩长刀,佩带挎右肩,刀后端环手衔短把。有学者将其称为“三烛青铜烛台西南蛮夷铸像”。“头戴编织帽”“下身着裙”“左肋佩长刀,佩带挎右肩”,这便是远古土家先民服饰的缩写。


永定西汉墓出土西南蛮夷铸像:头戴编织帽、下身着裙、左肋佩长刀,佩带挎右肩——汉代土家先民服饰缩写。(周明阜摄)

发式又是怎样的?1981年,在永定区出土錞于2件,重14公斤,盘上刻铸有手心纹、椎结人头纹、鱼纹、梭子形窃曲纹、船形纹等。学者认为这是巴人的遗物。巴人是土家族的重要来源。可见土家先民在战国时期的发式为“椎结”。

在战国墓葬中,出土了众多的玉佩、琉璃器、滑石器耳环、铜带钩等,反映了这一时期土家先民的佩饰文化。

关于远古土家先民的服饰,我们撮集于此,以此说明土家族服饰的产生和发展,是自成体系的。

(二)“改土归流”前土家族服饰

秦汉以降,直至宋元一千多年间,湘西北土家族地区先后实行的是“羁縻制度”“土官制度”和“土司制度”,形成割据式的相对稳定的社会秩序,中央王朝包括服饰在内的等等改革,对土家族地区的影响不大,土家族服饰仍沿着自身的发展轨迹缓慢地发展变化着,一直沿袭到清代“改土归流”之前。

明代土家族服装样式。清乾隆《永顺府志·卷十风俗》引《明统志》:“土民服五色斑衣”;卷六地理志亦引“短衣垂髻”。乾隆《永顺县志·卷四风土志》引明正德《永顺宣慰司志》:“土司旧志曰:重岗复岭,陡壁悬崖,接壤诸峒,又连汉土,苗土杂居,男女垂髻,短衣跣足,以布勒额,喜斑斓服色……妇女喜垂耳圈,两耳之轮各赘至十;饰项圈、手圈、足圈以示富。”明末土家族诗人田圭是这样描写土家族少妇装束的:“高髻螺鬟尽野妆,短衫穿袖半拖裳。儿夫不习衣冠语,逢着游人只道卬。”



清朝迁都北京至雍正年间“改土归流”前,土家族服饰沿袭旧制。清乾隆《永顺府志·卷十二杂记》载:“土司时,男女服饰不分,皆一式:头裹刺花巾帕,衣裙尽绣花边。”卷十风俗载:“土民散处山谷间,男女短衣跣足,以布裹头,服斑斓之衣……喜垂耳圈,两耳累累然;又有项圈、手圈。性耐寒,虽隆冬止单衣。”至乾隆年之前,土家族服饰的特点可归结为:

(1)短衣短裙明时规定,庶民衣长去地五寸;妇女为遮天足,长裙曳地。清时着长袍,拖长裙。与此相差甚远者,即被视为“短衣短裙”。其实,土家族着交领短衣、短裙(桶裙),尚未有裤,衣长过臀,裙长过膝,以布缠腿,便于劳作。衣领右开襟。裙腰不封口,在后腰相超后以带系之。因“机床低小,布绢阔不盈尺”,故裙为多幅相拼而成,俗称“八幅罗裙”。

(2)衣裙尽绣花边正因为花边众多,色泽变化,而被视为“五色斑衣”或“斑斓之衣”。男、女服饰的区别,正是在这花边上。

(3)头裹刺花巾帕夏则以巾勒额,冬则以布裹头。勒额巾分二式:一为棉布,白底,黑线刺绣;一为织锦。裹头布亦为棉布,白底,黑线刺绣。看来,远在秦始皇时即已推行的统一服饰,平民一律裹黑头巾,俗称“黔首”和近在明初规定的庶民头戴“四方平定巾”或“六合一统帽”,在土家族地区并未得到贯彻落实。


根据馆藏文物和文献记载仿制的清代“改土归流”前土家族服装(田仁利摄)

(4)高髻螺鬟男女垂髻,把头发挽起高束于头顶脑后,以巾捆扎,或用丝网束之。清乾隆《永顺府志·卷十二杂记》载:“清顺治四年,保靖宣慰彭朝柱‘蒙赐龙牌,许以旧管职,并男不披剃,女不改妆等谕’。”清初清兵入关,迁都北京后,为强使人民臣服,不久就有薙发易服的法令。但是,当时传有“男降女不降,生降死不降”等说法。而在土家族地区,“薙发易服”一项,实属“男女都不降”。清王朝对民族地区只能采取宽松的无可奈何的政策。

(5)喜垂耳圈两耳累累然,各赘至十。又有项圈、手圈、足圈,象征富贵。质地多为银器,次为玉器,金器不多。

(6)赤足尚不知制履。

(7)服装用料为葛为麻,为棉为丝,为皮为毛。

(三)“改土归流”后土家族服饰

“改土归流”后,土家族服饰被强令改制而逐渐发生了变化。

雍正八年(1730),永顺第一任知府檄示《详革土司积弊略》,共21条,其中第20条为“服饰宜分男女”,化导土民“分别服制”。还在这之前一年,保靖第一任知县就颁布了五条禁令,有“示禁短衣赤足”,他认为:“保邑代隶土司,是以居民多有不知礼节,惟服色一项,更属鄙陋,不拘男妇,概系短衣赤足,恬不为羞。”明令:“限一年,尔民岁时优腊,婚丧宴会之际,照汉人服色:男子戴红帽,穿袍褂,着鞋袜;妇人穿长衣、长裙,不许赤足。”还有“示禁白布包头”:“保靖男妇人等,头上皆包白布,宴会往来,毫不知非。夫白布乃孝服之用,岂可居恒披戴?令行严禁……若冬日御寒,以及田桑之际,或用黑、蓝诸色。”居集镇者,为避“鄙陋”,为赶时髦,服饰迅速照汉人服色。而散处山谷间的土民,大概直到嘉庆年间才逐渐“分别服制”,向“汉人服色”靠拢。这时,土家族服饰的特点为:

男性服饰  变化最快的是包头白布改为黑布,后进化为青丝帕,但额前仍保留“人”字形,有的地方还在左耳留两寸长的帕头。其次是著鞋袜。上衣早先为“琵琶襟”,后改为老年男人内穿对襟衣,外罩满襟衣;中青年男子著对襟衣。

清代土家族四喜衣(唐宏吉摄)

中年人多黑色,袖口、襟沿、衣下摆贴天青色布条,腰饰如意勾。湘西自治州博物馆现藏1件清末土家族男子“四喜衣”,宽衣大袖,对襟立领,黑色,襟沿、下摆压浅蓝条,两肩前后、胸、衣角、两腰开叉处均饰如意头,为大镶大沿如意头马褂。青年男子多为蓝色,镶花边。男裙改为裤,不论老中青,均是青、蓝布裤管上白布裤腰,裤口处青年镶花边,中年贴异色布,老年素色。衣袖长而小,裤筒短而大。中老年男子腰缠板带,青年男子捆织锦彩带。

女性服饰

头饰。姑娘垂长辫,扎红头绳,搭挑花方巾,是为未嫁的标志。有民歌赞姑娘的长辫:“阿妹头发二尺八,梳个盘龙插鲜花”;也有这般戏谑的:“大姐大姐你好雀,尾巴长到后脑壳,一动三摇风摆柳,又刷屁股又刷脚。”又赞挑花方巾:“细布手巾四四方,红花绿叶绣两行,四角绣起万字格,八勾哥哥绣中央。”土家姑娘出嫁之前要“上头”。上头的发式一般有三种:一种是挽“粑粑鬏”,二种是缠“麻花头”,三种是盘“太极头”。头发盘成后,罩上青丝网头套,包黑布帕或青丝帕,成“锅螺圈”形,一直伴随她到中年、老年。


清末土家女装(何相频提供)

上衣。上衣为短领右开襟,根据花色繁简分为“银钩”“外托肩”和“内衣”三式。“外托肩”过腰大而长,衣袖大而短。在“银钩”“外托肩”上,贫穷人家贴1~3条异色布条,中等人家镶花边,殷实人家还在异色布条上绣花。这花边,古老的当有织锦花边。南宋·朱辅《溪蛮丛笑》释“溪布”曰:“绩五色线为之,文彩斑斓可观,俗用为被或衣裙,或作巾,故又称为峒巾。”乾隆《永顺府志》载:“土锦或经纬皆丝,或丝经棉纬”。织锦昂贵,土家人大多用于被面,可用两三代人。衣、裙全用织锦,想必只有富有人家才享用得起,一般人家只能用织锦带子来镶边了。清·彭施铎《无愁女儿》赞曰:“无愁女儿正垂髫,结伴机窗织锦绦。忽报深山峒菌长,背笼同过自生桥。”“锦绦”,即为丝线编织的带子。中老年妇女通常在外衣上罩一件围裙,“青布兜兜绿布边,月蓝衫子外托肩。不是我姐爱打扮,祖宗埋在风流山。”这“青布兜兜”指的就是围裙。关于围裙,有许多传说,皆反映的是土家族妇女的聪明才智。青少年妇女盛装多罩柳叶式小云肩或四合如意式大云肩。

清末土家族披肩(田若然摄)

民国土家族数纱八幅罗裙(田若然摄)

下裳。妇女下裳先为裙,款式有八幅罗裙、筒裙、百褶裙等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八幅罗裙。湘西自治州民族古籍办藏八幅罗裙,时代为民国初年。底色为素白色,以细黑布条勾棱成8幅,下摆与大平幅中下部贴稍宽黑布条。每幅下大上小用数纱工艺绣3组花,前后对称,左右匀衡。整件裙黑白相间,棱角分明,主题突出,庄重朴实,绣工精细。妇女下裳后逐步以裤取代裙。裤短而大,喜在裤脚边缀3条异色边或梅花条,讲究的以十字挑花来美化裤脚。


2017年,为建州60周年州庆活动而新研制的土家族服装。(田仁利摄)

鞋袜。土家族制鞋的历史比较短。清嘉庆《龙山县志·卷七风俗》载:土妇“向不知制履,市之肆中。近皆自制,与客妇等。”一旦土家妇女学会了制鞋,便把衣裙中的挑花绣朵运用于鞋面,做出各种精美的鞋。女式花鞋有船头鞋、气筒鞋、鲇头鞋、圆口鞋、翁鞋、钉钉鞋等。能否做鞋,是衡量一个姑娘心灵手巧的标准之一,这正如民谚所说:“姑娘长得乖不乖,就看一双绣花鞋。”她们常穿着自制的绣花鞋而炫耀,“田家峒畔社场开,姊妹双双赴会来。一尺云鞋花满口,也装莲步上歌台。”(清·彭勇行《竹枝词》)土家族姑娘定婚后,为情郎赠送的礼物除荷包、彩带外,最珍贵的就是布鞋;出嫁前,日夜赶制鞋,留予父母兄弟,赠送夫家长辈。冬季,土家族妇女多缠裹脚,少女穿红袜。


土家族绣花钉鞋(田若然摄)


儿童服饰幼儿的衣裤一般用花布做成,有讲究者在素色布上绣花。帽子很讲究,春季戴“紫金冠”,夏季戴“蛤蟆帽”“圈圈帽”,秋季戴“冬瓜帽”“八角帽”,冬季戴“虎头帽”“狗头帽”“鱼尾帽”“凤帽”。帽围用丝线绣“喜鹊闹梅”“凤穿牡丹”和“长命富贵”“易养成人”“福禄寿喜”等花鸟文字,钉银制饰品。项戴“长命锁”。胸前围花兜儿。手脚戴银圈,圈上挂响铃。脚穿“虎头鞋”“猫儿鞋”,绣五色花。儿童4岁后服饰方有男孩女孩之别,男孩趋素,女孩趋花。头发变化最为明显,男孩头顶从天门心至发际留方块头发,俗称“塔点儿”。女孩则蓄盖盖头发,俗称“马桶盖”,或蓄满头长发,打小辫,或扎成一把“朝天椒”,或束成一对“羊角角”;5岁,穿耳吊黄腊坨;7岁,戴瓜子耳环;也有到12岁才穿耳朵的。穿耳朵的日子一般在农历二月的花朝节。据传说,这天穿耳朵不化浓,因为有花神保护。

清代土家族刺绣童衣(唐宏吉摄)

土家族服装的颜色,喜青、蓝、白色。布料多为自家纺织的棉布,俗称“家机布”,未经印染为米黄色,特别经久耐用。

(四)土家族服装纹饰

溪州女儿最聪明,锦被丝挑脚手灵,

四十八勾不算巧,八团芍药花盈盈。

——清·彭勇行《竹枝词》

土家族服饰分盛装和常装(便装)。常装的制作较为简单,装饰较少。而盛装就大不一样,除了质地讲究、制作精细以外,其部位的装饰十分突出。纹饰部位有衣袖、套袖、盘肩、衣襟、衣摆、云肩、围裙、裤脚及裤膝、头帕、鞋面等。传统纹饰图案有200多种,大致可分为九类。


土家族特色纹饰——四十八勾(刘能朴提供)    土家族特色纹饰——阳雀花(刘能朴提供)


(1)花草类芍药花、金勾莲、泽茶妹、莲花、韭菜花、卡堤米、娇山梅、莲蓬花、牡丹花、丝瓜花、梅花、石榴花、龙船泡花、篱笆花、枫叶花等。

(2)鸟兽类阳雀花、凤凰花、孔雀花、燕子花、虎脚迹、西兰鸟、蝴蝶花、蜜蜂花、秧鸡花、鱼龙会、天狗花、野鸡花、金鸡花、竹鸡花等。

(3)家具类棋盘花、椅子花、桶盖花、桐八妹、帐钩花、神龛茶几、磨盘花、茶盘花、玉簪盖、窗梅花、豆腐架、棱子花、黄布花、锯子花等。

(4)钩花类四钩花、单八钩、双八钩、妥毕八钩、单十二钩、双十二钩、二十四钩、四十八钩、秤钩花、如意钩等。

(5)几何类  “十”字花、“卍”字格、“井”字花等。

(6)天象类云纹、满天星、月亮花、太阳花、开勾花等。

(7)地兴类  泽罗马、岩墙花、千丘田、凉亭花、水波纹等。

(8)意象吉祥类  佛手、二龙抢宝、双凤朝阳、四凤抬印、八凤祝寿、土王五颗印、老鼠嫁女、神仙过海、鲤鱼跳龙门、喜鹊闹梅、龙凤呈祥等。

(9)字花类  福禄寿喜、一品当朝、福字花、禄字花、寿字花、喜字花、工字花、五字花、天书等。

上述之“花”,其实已不限于植物之花,而是包罗万象,无所不有,落在画面上的一切皆称之为“花”。花,纹饰矣。

土家族传统纹饰图案最具代表性或最具特色的,一是阳雀花,阳雀是勤劳善良的象征,被土家人视为吉祥鸟;二是八钩花,据说八钩花是从一种钩状植物衍化而来的,由八钩而扩展到十二钩、二十四钩、四十八钩,钩钩相扣,象征族人的团结与兴盛;三是家具类入花,反映了土家妇女超凡的想像力。


(五)土家族首饰

永顺县老司城是土司、土官及其眷属的集中墓地。在已开挖的30多座墓中,随葬品十分丰富,特别是土司夫人墓葬里,勘称金匣银箱,有金花、金簪、发插、耳环、手镯、莲蓬等金银饰物,还有多种玉器等。

土司夫人披金戴银、镶珠嵌玉自不必说,土家族平民百姓亦特别看重首饰,将其视为吉祥、光明、美丽和富有的象征。首饰中以银器为主,次为玉器、铜器,金器不多。

妇女首饰

头饰。有莲蓬花、撇簪、银梳、插簪、瓜子针、茉莉针、芭蕉扇等。头饰中最珍贵的是银帽,俗称“箍箍帽”,帽前是一个银宝花,银宝花两面钉一对龙,龙后一对凤,凤后又一对龙,龙后还有一对银帽襟,襟下缀9只凤,凤口各含3颗银摆坠,行动摇晃,闪闪发光。

耳饰。有龙耳环、一包针、灯笼、单环、连环、吊船、瓜子、鼓槌等。

项饰。多为轮圈,有粗细之分。

手饰。分银质与玉质手镯,戒指有银三镶戒、一颗印、单股子等。

胸饰。挂牙签、扣花、纽扣和新娘专用的状元花,上面吊有银链、银牌、银铃、银牙签、银珠子等一大串。1961年,湘西自治州博物馆从龙山县征得一件民国初年的银质状元花。此佩饰是土家族新娘出嫁时戴于胸前以避妖邪之物。其造型以一朵大荷花为主,下吊两链,链子上吊有蝴蝶、石榴、菊花、蝉、银绣花鞋、银针、圆筒、挂錾、刻有“E”“E”造型的银牌等。银扣重63克,造型美观,工艺精湛,堪称土家族银饰中的珍品。


永顺老司城出土的明代土司夫人金首饰(唐宏吉摄)        土家族银饰(卢瑞生摄)

儿童首饰帽饰造型有八仙、寿星、十八罗汉、方形算盘、狮头耳錾、银链、银牌、银铃。项饰为轮圈。胸饰有银锁、银牌,其上刻有“长命富贵”“富贵双全”等吉祥之词或花草、八卦等图案。手饰有金瓜、铃、瓢、石榴、仙桃、四方印等物,印上多刻“状元及弟”等文字。

进入新世纪后,湘西自治州民族事务委员会组织专家学者对土家族、苗族服装进行多次设计审定。其总体构想是:保持传统特色,吸收现代气息,具有明显标志,参入民间工艺。确定土家族女子服饰特征为:织锦头饰配银器;上衣立领右开襟,云肩、襟沿、袖口、下摆滚花边,以阳雀花为主题图案,腰饰如意图;下裳为八幅罗裙。土家族男子服饰特征为:人字形青丝帕,对襟衣配长裤,罩织锦马夹,以八勾和如意为主题图案。与此同时,龙山县人民政府亦请长沙“隆唐服饰”设计土家族服装。土家族服饰,这一重要文化遗产,越来越受到各级政府、各类研究人员、商家所重视,而被挖掘利用。


【来源:《湘西民族风情》】   



相关文档: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
分享到:
关闭 打印